超级演说家
预约试听课程
预约通道
学员专访丨唐果:做了十几年主持人后,我决定重新学习说话
日期:
来源:
浏览量:4681

一位从业十几年的资深电台主持人,曾经研发出全国唯一的双声播音形式,创作过大量优秀作品,如此一位靠说话获得众多人生成就的人,现在却说自己并不是真的会说话,需要走入课堂从头学起。她为什么继承这样的事实,她的人生又有着某种的经历?现在,就请和我们一起,走进学者唐果的内心世界。


 


当世界向你敞开时 


在大二的时候,她遇到家庭危机,母亲得了癌症,父亲的药材生意也亏了很多钱,生活的重担突然就因为在家经济入不敷出,唐果只能自己想办法去挣生活费,于是大二的时候,她就开始在省师大附小兼职做老师,到了大四,开始在西安广播电视台工作。


大学期间的工作经历给唐果带来了收入,也积累了很多经验,但同时也造成了损失,因为工作很忙,她大四一整年基本没去学校上课,最终没有拿到毕业证。


然而回忆这段经历时,唐果说她其实并不后悔,因为做主持人是她一直的梦想,在看到或听到优秀主持人的节目时,她经常会想,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像她们这样就好了,所以当有广播电视台的工作机会摆在面前时,她没有丝毫犹豫,甚至会因此影响到学业。


 


唐果说:“文凭对我来说是个敲门砖,但是当这个世界的门都向你敞开的时候,好像只是没那么重要了。”放在以前,她会说因为工作机会丢掉毕业证不值,因为会觉得要对后来的学弟学妹们负责。但是现在她觉得,这样做其实是值得的,因为回头来看,大学期间学的很多东西,最终自己是用不着的,早早的把学到的东西用于实践,反而会让她觉得庆幸。


一个没有野心的“懒人”


 从工作履历来看,她的职业生涯不乏亮点:在西安广播电视台的工作有不少成绩;在东莞的主持人生涯也拥有了众多粉丝;她独创的播音形式,让她成为全国唯一的双声主持人;离开主持人职位后补充女性少儿教育领域,也同样做的有声有色。

 

“我对自己的定义是好逸恶劳,好吃懒做。就像这天,同学们都在背稿,到点都不睡觉,可是我一直是到点就所以我觉得用我妈的话讲,我到现在为止没有达到我应该有的成就,有两件事情阻碍了我:第一就是恋爱,我恋爱的时候智商为负数,这件事拖了我后腿。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没有野心,就是懒。


 唐果打了个比方,有人说一串葡萄如果里面有坏的,她一定是先吃好的,不会像别人那样先把坏的吃了,就是这么一个喜欢享受的人。 ,唐果觉得拼命其实是最严重的一种姿势,你都把命拿去拼了,成功就会变得没有太多值得炫耀的意义,因为付出的代价太大。


 所以唐果给自己的定义是没有野心,也不太喜欢竞技类的运动或者活动。如果问她想不想上《超级演说家》,她会想着能上当然好,但是如果要进入一种和别人竞争的状态,她肯定就选择退让。


 


不过话虽如此说,毕竟好胜心是人之常情,所以唐果分析说,不想去竞争,可能根源还在于“偶像包袱”,怕输,怕自己讲不好。自己一直以来的工作都是跟说话有关,而这正是因为这是自己擅长的事,所以才会一直呆在舒适区里。


 “应该说我是一个标准的双子,矛盾,但是在矛盾中又有一个内核是非常执着的,那就是做自己。”唐果如此评价自己的状态,她也很享受自己的这种状态。


 嫁给爱情,虽然没能拥有完美婚姻


 专注爱情,唐果说自己是一个嫁给爱情的女人,前半生有太多的人生选择,都受到了爱情的影响。


 当年高考的时候,唐果考北京师范大学电影艺术系拿了全国第二名,但因为爱情最终放弃了。回忆到这段往事时,唐果有了一个曾经沧海的淡然:“其实如果让我重来一次,我觉得我不会那么选,不是因为我们的爱情不够好,也不是因为他不够好,而是我觉得我投入在爱情里的收益,时间太过了。”


 她认为,把爱情太重的人,进入婚姻经常会太追求完美,反而会导致不那么满满的结局。婚姻的一段结束,并不一定是谁背叛了谁,或者谁对谁不好,可能只是两个人从相爱到可能依然相爱,但是发现选择的道路和要去的目的地不同了,关键看你怎么选,这个结果对你来说是开始也可能是结束。


 

 

回想起婚姻里的幸福和不幸,唐果会更多的从自省的角度出发,她说在以前的婚姻,她应该是一个还没有修炼完整的人,就因为嘴太会说了。最好的如果你自己不完整,希望对方去修复你,最后可能双方都会受伤,反而打磨的不成样子,不会是自己想要的模样。

 唐果说,因为自己自己的嘴太会说了,其实并没有学会说话,只是一味的伶牙俐齿,所以她觉得其实自己伤害另一半更多,最后自己失去的也更多。


 从二十多岁到现在,十多年间唐果一直没有出生,她很喜欢孩子,但既然老天没有给,于是也就看开了。她现在觉得,女人未必真的需要通过繁衍来完整她的生命,也不只是你生的孩子才是你的孩子,自己妹妹的孩子,弟弟的孩子,还有教过的那些孩子们,都让自己意识到了做妈妈的责任。进一步学会了“做自己的妈妈”,痛并快乐着,细心的呵护着自己。


 会说话与不会说话


 在这个十几岁的主持人后,却决定离开这个圈子,投身新的领域,唐果的这一选择,可谓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。对于这个决定,唐果说是因为电台主持人有很多方面的限制,某些言论一直要注意公众形象,又不能随心所欲的前往很多国家和地区旅游。唐果不一定讨厌主持人工作,但是因为有很多的向往和期望没有办法实现,既然已有的环境无法改变,那不如改变自己。



“我非常的感谢我曾经有过的那段经历,我觉得它让我成长了,只是等我成长了以后,它没有办法继续喂饱我了,我想走出去,去看更多的世界和不同的人们的生活状态。”


 在进入新的工作领域若干年后,唐果说,现在的工作让自己更加的享受。更奇妙的是,主持人通过语言见长的职业,唐果以前对于本职工作也一直完成的很好,然而在跳出这个圈子减速后,她引入了一个参与者:过去的自己其实算不上会说话。


 走出了电台主持人的角色后,唐果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走出了象牙塔,这个世界无数的新鲜事物在向自己涌过来,看到了更多,更真实,色彩更丰富的东西。尤其接触到的各行各业的学生,也让自己看到众多精彩的人生,给自己带来很多教益。


 


 渐进的,唐果发现,一个真正的会说话的人,而不是像自己以前理解的那样伶牙俐齿,口齿清晰,但要引起很多尺寸,这非常考验人的方法,修养,思维,反应,程度,一个成功的说话者,要能讲这些东西熔于一炉,不断去提高自己,这个发现让唐果“变得很兴奋”,于是决定“野蛮生长”一番,去发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更多可能,更多精彩,而这也正是她来到超级演说家学院学习的原因。


 我想要站在国际舞台上


 在超级演说家学院的课堂上,唐果属于预定期限,独来独往的角色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,属于一个“观察者”,对于现阶段的自己来说,更多的时候是需要思考,安静,而不是主动出击。 


在这个观察的过程中,唐果最喜欢的是看到那些明星导师们洗尽铅华之后的那种真实状态,另外就是看到很多特别厉害的同学。唐果觉得,想要提升自己,就是要跟更高级的人去做对手或者同行去竞争。在同学群体中,唐果见到了作家,演员,主持人,以及一些品牌的创始人,企业家,她觉得这些都让自己学到了很多。


 对于导师,唐果也不像大多数同学那样,最喜欢寇乃馨,刘媛媛这样的演说星,她最喜欢的是鲁豫等著名主持人的老师,中国传媒大学的吴敏苏教授。课程,真正打开了自己的格局,让自己树立起一个观念:如果有一天,我能够站在世界舞台上,应该采取这样的姿态,要怎样才能拥有话语权。



唐果对自己很自信:“我觉得我分分钟都有可能站在国际的舞台上。我一直是一个有话语权的人。”


 不过片刻之后,她又补充说:“曾经我因为有这个话语权有点肆无忌惮,后来我才明白,当我有了话语权,应该很公平很真实地表达自己的内心,但要考虑别人对我的聆听。”


 曾经沧海,洗尽铅华,不断前进,同时也不断自我省,在追寻更完美自我的道路上永不停步。这,也许就是唐果最真实的写照。


}
Copyright © 2019 天津能量慧明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 京ICP备11028938号-4 网站地图